桦白

这里是桦白(Ä)/❤(点开)

初次见面,我是桦白。
不正经摸鱼写文。

上学——周更

如果长时间鸽文的话,

记得提醒一下我。

企鹅号:3362728997

♯前机♯ 角斗士 (上)

感觉前锋的新皮蛮牛之力挺带感der~😳
在学校里爽了一遍文,回家赶紧码🍴

————————————————

17世纪中期

君主贵族荒诞政业,饥饿的贫民无力耕种,贵族仍然剥削着贫民,不断增加税收。街上到处是饥饿的人,时不时还会有国王手下的士兵爪牙会抓壮丁充当建设新皇宫的劳动力。而剩下的只能自己自生自灭。

皇宫里国王正在举办派对,享用不完的食物即使是扔到河里也不会想过分发给贫民。贵族穿着昂贵的服饰在富丽堂皇的宫廷里跳舞,聆听着乐师演奏出来的音乐,喝着高脚杯红酒,谈论着财富,珠宝,女人。


特蕾西是一个钟表匠的女儿,因为家里还有些积蓄所以日子还算过得去,至少每天能吃两顿。

十四岁的特蕾西去换面团时看着街头上那些倒在地上苟延残喘用恐怖眼神看着自己的人,特蕾西不禁加快了脚步。

扑通一声,一个人饿倒了,有七八个人围上来撕咬温度还没凉的尸体,没一会就只剩阴森森的白骨堆和内脏,剩下的就有几只路过的老鼠分食掉。

特蕾西强忍着恶心感,加快脚步离开了。

这不是最糟糕的,因为几个星期后,鼠疫蔓延了。

病发的人在街头痛苦的呻吟,老鼠把他们的尸体吃了,沾染上的病毒通过自身带到各个经过的地方,把病毒传播。人活生生饿死,疾病缠身的人痛不欲生。

特蕾西回家发现父亲也感染了,父亲要被隔离了。即使是隔离,也只是将得了鼠疫的人聚在一起杀死他们,把尸体垒到一块再用把火烧了。

父亲还没来得及嘱咐特蕾西,这个鼠疫蔓延的村子有闯入了国王旗下的士兵,他们抓走了不多的健康人群,然后一把火烧了村子,硝烟弥漫,孩子妇女的哭喊声,强壮青年的呼喊声……

被强行拖走的特蕾西怔怔地看着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家园被火烧得面目全非。

父亲,父亲还在房间里!父亲!
特蕾西挣扎着甩开双手想跑回家,但是很快被压制住,最后还是被带走了。

大火中,这个村庄的钟楼坍塌了……





几天后,一个名叫艾利斯的少年经过这个村庄,踏着脚下的废墟,寻找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一个闪亮亮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艾利斯拾起来,是个金色的怀表,打开后里面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漂亮的短金发女孩,照片上的女孩笑得很开心。

虽然不知道这个怀表是谁的,但是带着吧。

艾利斯浑然不知身后的一个金主早已擦亮尖锐的眼睛盯着他,并盘算着捕获他。

当艾利斯发觉时已经迟了,不知什么时候艾利斯就被绑着了,套上了布袋,不知道被带到哪里。






到了一处,停了下来。布袋被摘下来,艾利斯仔细观察后明白他被抓来干什么的了。

成为角斗士。

看角斗士战斗也是平民及贵族们最喜欢的娱乐。先下赌注,再看着两个角斗士相互厮杀,使他们的收益不断上升。而期中最大收益的当然是斗兽场场主。而其次就是贵族。平民的钱只会越来越少。

而艾利斯这所待的,只是个普通的斗兽场,很糟糕的是,艾利斯从此开始了角斗士生涯,在台上,要么就是被打死,要么就是打死对方。

这对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无疑是不可能的。
但是对他不一样,他是一个速度最快的以及实力不低的部落的孩子,那个部落也是被这个国的一个将军及他的手下肆意践踏,自己才沦落各地,想逃脱被追捕的命运,结果还是被抓进来了。









四年过去了

“所以,你邀我来看这么无聊的战斗?”一个公爵在贵宾席剥着葡萄,嫌弃地看着斗兽场刚刚结束的一场决斗。

“弗朗公爵,好戏还在后面呢。”角斗场场主意味深长地笑笑,然后命令了一下仆人。

“接下来上阵的是连胜三场的杰尔夫对战……艾利斯!”主持人激动地说着

“艾利斯!”“艾利斯!”“艾利斯!”观众席都在热情地呼喊着他的名字。

左边先上场的是杰尔夫,他身形庞大,力量不容小觑。杰尔夫喘着粗气盯着右边门口慢慢打开,艾利斯慢慢地走出来,艾利斯没有看杰尔夫,而是往贵宾席看了眼,似乎是不屑。

主持人宣布开始,话音刚落,杰尔夫就朝艾利斯扑去,打算先发制人,但是艾利斯似乎是在一瞬间躲开的,然后迅速将每个人备的一把小刀捅进杰尔夫的心脏然后飞速抽出,杰尔夫应声倒地。观众们还没反应过来然后大声为艾利斯呐喊尖叫。

艾利斯打完了,朝贵宾席看去蔑视的眼神更是令人起敬。

身边俩守卫向前想要给艾利斯套上手铐,但也被艾利斯杀死了。然后艾利斯边擦拭着爱刀不慌不忙地下场。

公爵眯着眼睛看着艾利斯渐渐消失的身影,饶有兴味地对斗兽场场主说:“这个地方不适合他了,带他去罗马说不定能赚更多钱。”

场主迎合着笑,转身对仆人命令,今晚就带走艾利斯。


然后场主拿艾利斯与罗马角斗场主换了3袋金。艾利斯只知道面临自己的会是这个国家最强的角斗士们以及君主贵族们会目睹他的生死。

在这里,艾利斯还没上场就一直和其他角斗士一样待在古罗马斗兽场的地下的关禁地里。

艾利斯被带到了自己的牢室,与其说是牢室,还不如说是只用木棍围着起来的六平米的茅草地,左右只用木棍隔开。他右边关着的是一个魁梧的黑人,左边是空的,左边那家伙上场了。

艾利斯靠着墙坐下,拿出怀表把玩一下。



任人割宰的奈布 下


电话那一边,杰克随意地翻看奈布的文案。呵,佣兵吗?饶有兴味地扬起嘴角。

“等等,这件事我愿意帮你。”杰克轻描淡写地说

“非常感谢!”里奥重获希望,挂了电话。这样的话,事情局势就扳回一大半了。

自从上次柯达一事后,奈布被迫搬离,一个人住。囚犯们就是再怎么想要奈布,都也只是想,他们知道奈布是他们高攀不起的男人。对奈布侮辱的词措也少了,但不免还是有人觊觎着,等到一个合适的时间,用一个合适的方法。

距离自己被处刑还有多久呢?还有两个月吧,60天后的他就会背着他的正义走上刑场,台下的人(指符拉迪亲属)会是怎样嘲笑自己,而真实的那一部分就被抹掉,符拉迪展露的永远是光鲜亮丽的那一面。真不甘心呐。

思考时,奈布看着自己玻璃杯中的水居然在冒泡,不对,身体感觉怪怪的。看着柯达慢慢向自己走过来,奈布意识到事情的不对,自己被下药了。赶紧跑,柯达在后面追着。

跑到哪?禁闭室?狱警怎么会管他,恨不得让他被#后能安分一点。奈布脑子越来越不清醒,只得找一个地方躲起来了,杂物室,平时没有人吧。

等到奈布进了杂物室,见到那天用餐时调戏自己的三个男人正用得意的笑容看着他时,奈布才发现自己中了圈套,柯达也从后面追了上来。

被下药后的奈布四肢发软,任由柯达和三个男人拳打脚踢,似乎是在为之前的事情报仇。“呐!你不是很能打的吗?怎么不打了呢?”接着,柯达一记重拳锤在奈布的腹部,奈布吃痛地咬紧牙齿。

“垃圾”奈布用一种看垃圾的眼神看着他们,更是惹恼了四人。“那好,让你试试被垃圾玷污的感觉吧。”他们开始撕扯奈布的衣服和裤子……

弄完的四人穿好衣服准备离开,“早就应该像这样乖乖地不好吗,真是。”临走前还朝地上的奈布吐了口唾沫。被凌辱后的奈布失神地痛苦地看着杂物室门被拉开照射进来的一束白光,然后那道光慢慢消失……

一瞬间内奈布甚至怀疑这一切都值得吗?


奈布恢复的很快,警惕性也提高了,不再那么冒失了。在奈布眼里,里奥的行为也变得奇奇怪怪的,经常联系外界,他不是只有一个女儿吗?

另一边杰克已经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原来符拉迪之前也对其他女孩做过同样的事情,而且那些女孩愿意出庭做人证指证符拉迪,也就是说他本来也难逃死刑。长舒一口气,这下就差开庭重审了。杰克松了松领口,喝了些红茶,看了看日历,只剩三天了,幸好赶上了。明天去看看那个佣兵。


奈布照常起床,看了看墙上的数字,奈布划掉“4”然后看了剩下那些为数不多数字,长叹一口气。吃早餐时,广播突然念到奈布的名字让他到探监室,奈布疑惑,谁会来找自己。算了,有人记住自己已经不错了。

奈布到了,却是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高贵优雅的绅士——杰克。

“你是谁?”奈布站着看着杰克好一会,然后转身走出门口,“你找错人了。”

“奈布.萨贝达”杰克

奈布站住了,一般来说知道他名字的无非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雇主,另一种是同行。而杰克很明显两种都不是,那他找自己一定有目的。

“说吧,你想干什么。”奈布不耐烦地看着杰克。

“想出去逛逛吗?”杰克

“当然。”奈布眼睛看看杰克

“跟着我。”杰克起身,绅士地在奈布手背上轻吻了一下,然后拉起奈布的手领着奈布在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穿过囚犯们离开监狱,然后乘车一路来到大都市。

奈布懵了,这人是谁,为什么他有权利在监狱里随意带人进出。“喂,停下。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出来逛逛啊。”反正后天就重新开庭了,今天出来逛逛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而且碍于杰克的情面,法官狱长也不敢随便说什么。因为知道杰克已经有能力平反这单冤案了,只能质控符拉迪了,符拉迪是顾不住了的。

而奈布全然不知,奈布把今天当做人生最后自由的一天,今天好好放纵吧。

奈布走着,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饿了?”

“没有。”

(咕噜咕噜~)

“去吃饭吧。”

“不吃。”

然后奈布还是被杰克带到西餐厅享用了一顿。
“算了,做个饱死鬼。”奈布伸了个懒腰。杰克看着他,嘴角稍稍上扬。

下午陪他去电子竞技中心玩了个够的。

“躲呀!你傻呀!”“这边这边!”“小老弟你怎么回事儿?”……奈布玩着胜利的时候甚至会高兴得跳起来。

“你不和我一起玩吗?”奈布把另一个游戏手柄给了杰克,邀请他一起玩。

杰克想要拒绝,但是不忍心拒绝于是拿起游戏手柄,一起玩。一开始不会玩,奈布手把手教他,杰克始终注意的,是那双负在自己手手背的奈布的温暖的手,感觉很真实。

“所以这个要这样躲”

“快!上下上下左右左右BABA!”

……

杰克看了旁边那个眼睛和刚见面时的暗淡完全不一样,是炯炯有神的。杰克看着他认真打游戏的样子这样一个像小孩子一样的人是佣兵吗?突然奈布笑着露出了虎牙,杰克的心也起了波澜。

一下午过去了,吃过晚餐已是7点了。杰克想带他回去,但是奈布说自己想去酒吧逛逛,也就陪他一起去吧。

“两杯猩红”杰克熟练地点

奈布却有些着急了

“怎么了?”杰克看出奈布的异样,调侃道“你该不会是没喝过酒吧。”

“胡说什么!我肯定喝过!”奈布其实在团里滴酒不沾的,今天也是因为没喝过才好奇才来的。他可不想带着遗憾离开啊。

酒上来了,奈布一把抓起酒杯一饮而尽,好胜心强的他又点了杯一样的。然后像小孩子不服输地看着杰克,看着奈布脸上瞬间升起的酒红坨坨,杰克笑了,这不明摆着就是硬撑嘛。

“你继续。”杰克轻轻抿一口,下一杯又上了。奈布抓着酒杯正纠结着要不要喝时,杰克也在看着自己,不能不喝!然后一杯下去奈布就不省人事了……

醒了之后,奈布就在一张床上,杰克在旁边戏谑般看着他,奈布动动身子,身后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奈布深知杰克对他做了什么,揪着杰克的领子大喊:“你这个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奈布不知道此时他们的动作是有多亲密。杰克勾起了嘴角,“是你昨天邀请我留下来的哦”奈布回忆了一下,自己好像的确在喝完酒之后一直扯着杰克说不要走之类的话啊,太羞耻了吧!我还做了什么?

思考余刻,杰克伸手抚上了奈布的腰线往下去,奈布意识到不妙,赶紧下床穿上衣服。

然后,杰克开车送奈布到法院

“怎么了,我不是应该回去……”

“听话,我帮你重审。”

“由于符拉迪多次猥亵女童,判死刑。正好由奈布.萨贝达执刑,奈布.萨贝达无罪释放。”

“上帝保佑他”里奥也参与了这次官司

“爸爸!”艾玛张开双手跑上去

“艾玛!”里奥接住了反扑上来的艾玛,在空中甩了几圈深深地拥她入怀,“爸爸回来了。”

看着他们父女团聚,奈布肯定了自己所做的一切,转身对杰克说了声“谢了”

杰克优雅地将奈布拉过怀着,“以身相许?”

奈布推开杰克,往旁边跑了几步,站直了身板,“才不要呢!”

“喂喂喂,你你你别过来啊!”

杰克将奈布打横抱出法院,

“喂喂喂!放我下来!”

将奈布扔进车内,

下一秒对私人司机说:“我们去教堂。”

“说清楚点,我们去教堂做什么”

“结婚”杰克轻描淡写地说。

               END

番外:

结婚后台:

“杰克,为什么只有只有婚纱裙?”

奈布穿着大小正合适的婚纱裙气冲冲找杰克,杰克面对爱人的责备笑而置之,但一瞬间杰克还是被他迷到了。

婚后生活:

杰克和奈布养了只白柴

“取什么名字呢?”杰克

“叫小白?还是小柴?”奈布

……

一段时间后

“狗奈布!过来!”杰克

这是一只白柴跑了出来

“狗奈布,给手手!”“转圈!”“把那球捡回来!”
“狗奈布真是个乖孩子!”杰克捏捏白柴的脸,抱住白柴。

一旁的奈布,惊了。

下一秒,抄起四十米大长刀追了上去,“你什么时候给狗取了这个名字的啊啊啊啊啊!狗狗都学坏了!”

于是,不久后,奈布买了条黑柴,美名其曰:狗杰克

————————————————
更到一半停电了😱😱😱

停……停电了??!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儿子

任人割宰的奈布 上

⚠伪监禁⚠
——————————————————
🔫犯人:奈布
审判长:杰克

——————————————————

“由于奈布.萨贝达蓄意谋杀佣兵团长符拉迪先生,判死刑,三个月后公开行刑。”

法官宣读完,奈布就被两个狱警带下去了,没有反驳,没有争执。一个女孩从被告方后方的座位上站起来,目送奈布离开。


狱警带他经过监狱内走廊边上的房间时,牢笼里的人看热闹地凑过来。

“呦,快看这新来的”

“身材不错哦”对奈布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你觉得他今晚会是属于谁的?”有人不怀好意的笑了

奈布没有管他们,在狱警的带领下,奈布回到了自己的所关押的房间,狱警安排好了就走了。
奈布细细打量着这里:上下铺两张床,一个洗手盆,极小的一个浴室,一张桌子,一把椅子。




“喂,我叫里奥。你呢?”睡在上铺的人突然打破了宁静。

“奈布”奈布良久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是因为把人打伤了进来的,”里奥打量着奈布,“你呢,你犯了什么?”

奈布没有回答他,躺在床上双手抱头闭上眼睛小憇,即使说了给你听也没有用。里奥也知道奈布不想说,于是自知无趣不再问下去了。

“喂,在这里你最好不要一个人走。”里奥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没了那种开玩笑的感觉,“你知道的吧,像你这样年轻又长得好看的,会被当成‘公主’的。”

奈布自然是知道一些,牢中大多数都是要被关押几十年或十几年的,而这里没有女人,所以会对长的不错又年轻的男性下手。

“不过你大可不必害怕我会对你做点什么,因为再过三个月我就可以出去见我的小女儿了。”里奥看了眼奈布,自顾自的翻过身睡去。

奈布也把铁门关好,很快地睡去。因为只要不落单就意味着不会被针对,现在的他暂时是安全的。


晚上,狱警扯铃让罪犯们吃饭,罪犯们三三两两地走向用餐区,奈布也得过去,里奥则是还没睡醒,奈布也没管他,自己一个人走去用餐区。
因为出众的相貌和身材,引起不少人的侧目,有的吹口哨,奈布觉得恶心,拿起自己那份就赶紧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吃。

饭还没吃几口,三个中年男人就走了过来将奈布围起来,带着调戏侮辱的口气对奈布说:“小公主,和我们一起寻些乐子吗?保证你欲仙欲死。”“喂喂喂,你还是个雏吧。”各种粗鄙之词,使奈布不能平静下来吃晚餐,奈布怒瞪着他们意示着让他们滚。

“哟,还有点小脾气。今晚教你做人!”其中一个向奈布伸出了手,接着后面的也一起上了。而狱警对这些视之不理充耳不闻,司空见惯了,只要没出人命他们想怎样就怎样吧。

奈布敏捷地躲开了,他好歹是当过佣兵的,怎么可能轻易被制服。奈布狠狠地反击,一拳打在男人的下巴,下腰一扫倒三人,……反正三人狼狈地落荒而逃,“总有一天,总有你虚弱的时候。”奈布左手和左大腿根部也受伤了。算了,饭是吃不下的了。奈布回到自己的关押间。


这下觊觎奈布身材的罪犯都知道这是只不好惹的小野猫。

里奥通过顶部小窗外的天色知道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奈布慢慢地走回来,有些跛脚,里奥担心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了,是不是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没有,我还是能应付的。”奈布接过里奥给的牙刷牙杯,“谢谢。”奈布刷牙准备睡觉。
奈布想了想,反正他出狱那天自己就要被枪决了,随便吧。
里奥坐在床上,对奈布说:“最好不要搞太大动静。”不然自己也会被牵连到的,里奥显然不想弄这趟浑水。

奈布听了,继续刷牙。


第二天早上,有几个囚犯被拉了出去,接着是几声枪声。“起床了,人渣们。”广播响了,现在是劳改时间,奈布工作很简单,就是搬运那些重东西。而里奥
则是弄其他的去了。

奈布很快地又被监狱里的一个老大一样的角色:柯达盯上了,奈布回到关押室,里奥还没有回来,奈布打算先换衣服洗澡,身后传来了陌生的脚步声,是柯达,以及门外的众围观者。

“小美人,有没有兴趣和我做♯?”

柯达色眯眯地看着奈布半开的上衣,露出了白晢的肌肤,更是令人血脉贲张。门外围观的大喊柯达的名字吹着戏谑的口哨。

柯达身型比奈布大得多,力气自然会比奈布的大。奈布知道这不是个好惹的家伙。但现在不打是不行的了。

“那你要对我轻一点哦。”奈布边挑逗地说着,边拉了拉半开的上衣,无比妖娆。

门外的人看着热血沸腾,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把他按着#。更何况是柯达,柯达猛地冲上去,不料被奈布扯过被子盖着头,什么也看不见的时候,奈布锁住了他的喉,失去重心的他往后倒,然而奈布锁得紧紧的,柯达呼吸越来越困难。

门外的人惊了,没想到他们的老大居然被小美人压制。

“奈布别杀他!”里奥回来路上听到有些囚犯说柯达要给奈布“上一课”,就知道事情不对赶紧跑回来看,也叫了狱警。虽然奈布占上风,但在监狱里杀了人也是犯法的也是要加刑加期的啊。

奈布并没有听他的,而是锁的更紧了,反正自己也是要死的人。“你还有希望,你还能申诉吧。”里奥着急地劝他。算了吧,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嘛。

“喂喂喂,在干什么呢!”狱警好不容易到,拿枪指着奈布,奈布却完全不害怕,双手放开了柯达。奈布放手不是因为害怕狱警,而是因为他左手受伤隐隐作痛他才迫不得已放开的。
柯达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死里逃生的感觉真惊险,差点就以为要魂归西天了。柯达记下了这笔仇,恶狠狠撇了撇嘴离开。狱警也将看戏的囚犯驱散了。

奈布给自己上了药膏,就躺在床上,旁边的里奥欲言又止。奈布拿出了那个小女孩给他的小海盗旗,左右把玩着,而里奥看到惊呆了,用颤抖着的声音问奈布“艾玛,艾玛我的女儿,她怎么了?”奈布转过身把海盗旗给里奥,于是开始讲述了奈布的罪行:

那天,奈布看见佣兵团长符拉迪正在对一个七八岁小女孩做很恶心的事情,猥亵幼女。奈布忍受不了,因为小时候的奈布也曾经被一个油腻的大叔猥亵过,于是奈布开枪杀了符拉迪。然后奈布就被判刑了,而且还是死刑,不想而知是符拉迪亲戚弄的。法官对符拉迪做过的那些事选择视而不见,于是自己就因此入狱。小女孩没有什么能送给奈布的,于是把心爱的父亲在她五岁生日送她海盗旗送给奈布。那个小女儿就是里奥的小女儿吗。

里奥听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奈布面前,“十分感谢你救了艾玛!”

奈布却转身不带一丝感情地说:“这些话留给你自己出狱后对她说吧。在她眼中她父亲可是一位英雄。”终于,里奥的眼泪粗糙的皮肤上流淌着。

里奥通过好友联系了这里最好的审判长:杰克,里奥知道他现在再怎么疏通法官关系也不可能弄得过符拉迪家属,于是他只能想到和法官权利一样大的审判长杰克帮忙了。里奥对杰克说不管代价是多少,都要将奈布弄出来。

杰克并不想帮助他,因为事情很麻烦,过程并不容易,就算事情完成了,里奥也支付不起所用金额。

“求求你了”里奥在电话这头低声下气地说,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不顾颜面地求别人。

然而杰克并不吃这套,这种打着可怜的旗号让他无偿工作的事例杰克司空见惯。于是果断的拒绝了。

里奥见杰克不愿意帮忙,很是烦躁。

电话那一边,杰克随意地翻看奈布的文案。呵,佣兵吗?饶有兴味地扬起嘴角。

TBC

凑够50热度续更下去🙉🙉🙉

⚠周六更  周六目系列

小蓝手👍和小心心❤我都要!
——————————————
——————————————

d5游戏id:特蕾西在我床上

王者游戏id:桦白白

楚留香游戏id:蚊子都去死叭

steam账号:jkzhjk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づ◡ど)

——————————————
——————————————
不是什么特别奇奇怪怪的cp我都可以吃

ᕙ(`▿´)ᕗ五小时产物

                        国王牌游戏

ps:这是桦白的游戏,和国王游戏规则会不同,然后请务必看完规则再看文,拜托了!!!

卡片按照等级高到低排列(J Q A等级相同):

♛最高权利:K——King(国王)

♝第二势力:J——Jack(骑士)

第二势力:Q——Queen(皇后)

第二势力:A——Ace(守护者)

♞棋子:

       10

9      8      7

6      5      4

3      2       1

(每个数字有且仅有一张)

♟无牌拥有者:

无命令权

但可以命令最低等级的那个

♯最低级:Joker——(小丑)

无权利

绝对服从

象征着——弱者

牌可以换,只要双方同意
可以命令比自己点数小的
而点数小的只能绝对服从

不能谋杀任何人
但  我没有说不可以折磨吧

————————————————
很容易懂的啦
下面赶紧改革开饭(划掉:放)吧
————————————————

所以到了这天,再一次改变高中命运的一天到了吗?

今天是重新抽国王牌的日子

六个月过得这么快么

六个月之前,奈布抽到了K,于是享受着国王般的待遇,欺凌着比自己弱势的家伙,即使是拿着有牌7的杰克也不能逃脱奈布的欺负,奈布好像命令了几个人围殴杰克,原因是看不惯杰克整天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还是因为知道他喜欢自己,恶心他。

这期间还干过其他很多坏事,因为自己是王,不必害怕,奈布爱透这种感觉了。

今天呢,今天自己也会幸运地抽到王牌吗?奈布忐忑不安地去拿箱子里的信封……

慢慢拉开,是彩色的边,奈布扬起嘴角很快的又荡然无存,他拿到的是——Jocker

奈布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行,他现在不能慌,隐藏起来,躲起来,躲过六个月。他深切知道jocker会被怎么对待,拳打脚踢是最轻的,恐怖的他不敢想象,上一个jocker好像受不了自杀了……

自己呢?自己也会被逼迫成这样吗?

“奈布,你拿到了什么?”莱利凑了过来

把奈布吓得赶紧将卡牌戳回信封,并故作镇定地回答“是K,怎么了。”

“好的,打扰了。”莱利赶紧转身离开,他可不想被命令。

莱利走着,推了推眼镜。真是的,自己抽到了“9”本来以为奈布会抽到比自己小的卡牌并把之前的仇报了,没想到他居然又抽到了K。但是他刚才这么慌张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他根本没有王牌?



奈布慌慌张张地回教室,却发现大家都围着杰克,怎么回事?奈布小心地观察着杰克手中的卡牌——正是之前自己曾经拥有过的K!

该死!怎么会这样!

奈布难以置信的样子木讷在那,杰克看了一眼他,一瞬间杰克眼里闪过的满是噬血,疯狂,冷酷。奈布害怕地后退了一步,飞快逃离教室。

教室里,杰克在众人讨好中起身,跑出教室,追逐着自己的猎物。





楼梯拐角处

“请你抬一下脚可以吗?”特蕾西小声地对奈布说。奈布踩着特蕾西的“8”

那是特蕾西有史以来拿到的等级最高的牌数,特蕾西不小心掉落被奈布踩到。

“和我换牌。”奈布拿起特蕾西的“8”,一脸威胁的样子看着特蕾西,特蕾西被吓坏了,眼里眼泪控制不住就冒出来了,只得点头答应。

奈布抛下装着Jocker牌的信封给特蕾西就走了

特蕾西小心翼翼地捡起信封,慢慢拉出那张牌,果然!是jocker,是最糟糕的结果。特蕾西瘫软坐在地上,埋膝哭了起来。

“hey,you!”威廉从上一层楼梯走下来,站在特蕾西面前停下脚步,“换牌吧。”

“你不会和我换的。”特蕾西哭得含糊不清地说。

“换吧,至少他们不会对我动手。”威廉弯下腰摸了摸特蕾西柔软的金发。

“真的吗?”特蕾西抬起了小小的脑袋看着威廉。

“当然啦”威廉可是学校里人气排行榜第二的,大多数人都和他相处地很好,他也很有魅力。

特蕾西小心翼翼地递给威廉那张小丑牌,威廉把牌给特蕾西后帅气地转身离开,还挥手告别。特蕾西慢慢的把牌翻过来——Queen(皇后)

特蕾西把它紧紧地握着……




杰克在对面实验楼的窗台上把换牌的过程看得一清二楚,好戏在后面,现在他要找到那只逃窜的小野狼了。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在音乐课室躲着的吧,因为那里无牌拥有者比较多,威胁不到他。

奈布在音乐课室里的角落,长长的落地窗帘把他罩住,光线射进来,映在钢琴上,他失落地看着窗外,这是什么感觉,领地被剥夺的感觉吗?还是别的什么。

冥思之时,奈布身后的音乐课室门被打开了,奈布浑然不知,突然,杰克把窗帘拉开,没反应过来的奈布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呵,想笑话我的,就笑话吧。”奈布良久吐出一句话,像是酝酿了好久。

没有回应,杰克把窗帘拉上,直到最后一缕光都完全被关在外面,杰克缓缓转过头来,慢慢靠近奈布。感觉到危险的奈布往后退,直到退到无处可退的墙角,杰克双手按着墙,将奈布困在墙角。

“只要你愿意成为我的王妃,每天被我gan,那你就会获得自由。”杰克温柔地对他说着,眼睛里全是让人猜不透的阴森。

“怎样?”杰克双手不老实地拉开奈布的上衣,“或者你可以从这走出去试试看。”

“那你可省省吧!”奈布狠狠地推开他

“真是天真呢。”杰克拍了拍肩,看了看手表,正好赶上了放学时间,走廊上都是人。突然杰克有了个好主意。

奈布拿着外套打开门,正要往外走去,却听见背后杰克大声说:“所有人!我现在宣布,只要抓到奈布就可以对他做任何事。”

奈布扭头不疑置信地看着杰克

走廊上的所有人像是听见命令一般疯狂涌向奈布

奈布看着他们的眼睛里全是欲望和贪婪

奈布拔腿就跑,外套被他们扯掉了,险些被抓到,幸好奈布跑得够快,把后面的人甩掉了。

现在躲进厕所里,太恐怖了,杰克他疯了吗!他到底想干什么!

“奈布啊”这时候一个臃肿肥胖的男人从后面靠上来,“你怎么了?让我看看。”

奈布下意识地避开了男人的油腻的大手,转头看着他,他眼里满是欲望,奈布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跑到门口开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锁上了,门外莱利把钥匙一拔,对里面喊话:“下手狠点,尽管做吧。”带着阴笑离开,“今晚再来看你们。”

莱利那混蛋!

奈布躲不掉了,男人把奈布压倒在地上,奈布简直不能呼吸!而且阵阵令人恶心的味道在男人身上传来,那手在奈布白净的身体游走,令人屈辱,而且自己居然起反应了!
“呵,果然是纯情的刍隹丿乚。让我来带你体验一下什么是女人快乐吧”男人在奈布耳边喘着粗气,奈布实在是受不了,让他做那种事还不如去死。奈布抗拒着艰难地向前爬,却被男人轻松一把拽回来。
男人激不可待地迅速粗鲁解下奈布和自己裤头,着急地想要将那物送入奈布的后方。
奈布几乎是害怕地尖叫出来了。

“嘭”门被大力地踹开,踹门的是杰克,杰克后面还有许多围观的人。奈布狼狈地拉了拉撕得破破烂烂的衣服,他的面子荡然无存,至少他不会失身。

男人惊慌地停下了动作,纵使他再怎么留恋奈布,这个时候都不能轻举妄动。

“继续。”杰克轻描淡写地说着,饶有兴味的看着奈布,嘴角稍稍上扬了一点点。

木讷一会的男人回过神来,像是得到了命令一样,将奈布按在地上,兴奋极了,现在没有人能阻止他gan奈布了吧。

奈布又回到几秒钟前的状态,被油腻的男人压在身下,即将来临的是在众人的围观下被狠狠地进入。奈布真的吓坏了。


不要









一瞬间,奈布失声地大声喊“我!我答应你!”说完,奈布在被人围观被ji jian和被杰克逼迫双层压力下下大哭了出来。奈布真的被吓到了。

“停下。”杰克命令着,不带一点感情色彩。

但男人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正他已经不想离开奈布的身体了。还不要命了一般困着奈布的腰肢。
杰克愤怒地踢开男人,男人倒在墙角,脑袋撞到墙壁,脑袋缓缓地流了血。

杰克拍了拍鞋上的渍,这个过程干净利落,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杰克抱起坐在地上像一个孩子般大哭的奈布在众人的面前离开,眼里没有任何温度,冷冷看着前方。

————————————————

你像个孩子

自尊又好强

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让它随其自然吧

我会用我的吻告诉你一切

TBC
———————————————

番外:前机

“威廉”

“嗯?”

“我,我命令你!亲我!”(*/ω\*)

“嗯?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说……”(突然没了底气)

威廉用左手捂住特蕾西的嘴,接着靠近特蕾西亲了手背,特蕾西脸红耳赤不知所措地看着威廉。真可爱,威廉忍不住坏坏地戏弄她一番。

“然后呢?我的Queen?”

————————————————

END

————————————————

谢谢阅读啦!
那个后续下周放假更∠( ᐛ 」∠)_

我哥

(比我大两年级)

小的时候被哥欺负的时候找妈讨道理,爸妈只会训他几句或者把东西拿回来,然后好好安慰我。

但是有些时候爸妈没空不在家,家里的零食玩具都是平分的,哥老是抢爸妈给我买的那份零食,玩具,饮料。藏起来被找到了,他会吃完我的那份。我无论藏哪都会被他发现找到。

于是在某天我壮着胆子去拿他的零食吃,越吃越香,等到哥回来了,我没来得及藏,他发现我偷吃他的零食,打了我一顿后,把我的都拿走了,我哭得稀里哗啦的,他却嘚瑟得很“叫你拿我的零食,活该!”“那你之前也有拿我的啊!我都没有打你。”我气急败坏抽噎道。“现在我拿到就是我的了。”哥不讲道理我又不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坐在地上大哭起来,他却毫无愧色地看着电视。哭到累了,不甘心地拿起没吃完的零食回到房间,过一会又像个没事人一样和哥一起看猫和老鼠。只是手上被打的地方还有些疼。

爸妈不让我和我哥吃外面的零食,像是辣条或者薯片什么的。但是我和我哥却特别喜欢,我们零花钱不多,所以每次能买到一包薯片我们就很开心了。那时父母在家我和我哥里应外合,我在外面买回来,我哥在屋里察看爸妈在不在客厅,如果不在就掩护我飞快地把零食带回房间里吃掉。从来都是2份,假如多出一包来,那么那包就平分,如果那包里是奇数,那么那最后一个都要掰一半。小时候攒几天才能买到可乐,买回来拿到哥面前炫耀是我那时候最大的骄傲。但是哥总是想尽办法分一份,像是“我下次一定给你买一份!”要不然就是死缠烂打“求求你了,就一小口!”去拿纸杯装,然后倒的时候,他故意一个手抖,给自己倒了超多,然后我大声叫他倒回去,他却把口水沫儿吐进纸杯里然后给我,我坐在地上大哭,他得意地抱着可乐走了。我想了想,我几乎是每天都至少哭一次(现在嗓子才这么哑!)

父母回来了只能去买多一份给我,但是我是不开心的,因为哥总能拿到两份。

再大一点,我也会还手了,但还是打不过哥 ,每次打完架,我打不过在那大哭,爸妈也觉得烦,把我们拉到一起骂有时候还会打我们,但是我们一定还会有下一次的。我哥看到我被骂了,伸出舌头左右晃动身子一脸你活该的表情让我更加恼怒,讨厌他。

有时候觉得他极好,印象深刻的一次是,我去买零食时,被两个高年级的男生抢了手中一块钱,他看见了,在街边随便抄起了一根树条跑过来,和那两个男生打了起来,被路过的老师抓到了,要见家长,见完家长后还停学了两天。爸妈黑着脸把我们回来当晚就对着他打骂了一顿,而我在自己房间写作业听着,心里玄得很。

他这人总是会不小心弄伤自己,不小心摔倒,不小心割伤,不小心流血。父母总是觉得他和别人打架了,而我却最清楚,哥这人就是粗心大意。

我和我哥吵得最厉害的一次是2012年12月21号那次。那时是我九岁生日。那天放学,听老爸说他给我买了一份红豆双皮奶,给哥买了芒果的。回到家,看到他吃掉了爸大老远给我买的红豆双皮奶,我看着那两个空空的塑料碗,他已经吃完了两个。我很生气,跑回房间重重地关上门撕心裂肺地大哭,拿起笔在一张纸上歪歪扭扭地写上:

从今以后XXX(我的名字)和XXX(我哥的名字)再也不是兄妹。不会再说话,即使住在一起也不会理对方。

2012年12月21日
签名:XXX(我的名字)
签名:

拿着这纸我满意地打开门,放到我哥面前还拿了支笔给他,我哥看了,然后说“不签”。我问“你要怎样才签?”“怎样都不签。”我哥甩甩头。“签!”我大声喊。“不签!”我哥急了,他大概没想到我会怎么做吧。“你快签!我不想见到你啊!”我喊到后面就哭出来了。我哥表情很复杂,拿起笔就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把纸扔给我,气呼呼地走回自己房间。我拿着这张纸心理很舒坦,觉得之前受到的委屈都顿时释放了。接下来好几天我都没有和我哥说话,我哥一直和我说话,我都没回他,他知道我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又是拿零食又是拿可乐给我请我原谅他,但我怎么会这么快妥协,硬是没回他一句话。

后来吧,他告诉了爸妈,在爸妈劝说下我才原谅他。他在那之后的几天都不敢再欺负我。(那张纸我现在不知道去哪了,可能是那时被我哥偷偷拿走了)

我哥叫我从来不叫妹妹而是叫我名字的后两个字,而我叫我哥,永远都是叫:哥哥


现在,他高三,我初三。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天天打在一起了,关系也因上学变得疏远。


那时候总想着快点长大,长大有多好多好,还能远离我哥,现在真正长大了,却希望能不能再回到那个天天和我哥打架,和我哥抢零食,和我哥看电视,和我哥打游戏的旧时光。